C114中國通信網  |  通信人家園

新聞
2019/11/17 19:53

任正非:已經批評公司內部,不要過度消費國人的熱情

C114通信網  齊鳴

C114訊 11月17日消息(齊鳴)近日,任正非接受了德國媒體采訪,有記者提到,到了中國后才了解到華為被中國人民視為國家的驕傲。越來越多的中國人現在選擇購買華為手機,希望能幫助華為渡過貿易戰的困難時期。對此,任正非表示,已經批評了公司內部,不要過度消費國人對我們的熱情,我們要堅持以客戶為中心,把客戶體驗、客戶感知放在第一位。

任正非還建議,歐洲現在應該改變一些商業規則,敢于把東西賣給中國。“歐洲和中國會打仗嗎?既然不會打仗,為什么還延續過去經濟封鎖的規則來進行呢?美國不賣這個東西,正是歐洲大發展的好機會,為什么不趁機填補美國的空白呢?明明我們大規模需要芯片產品,歐洲為什么不大規模投資先進的芯片制造業呢?有錢為什么不賺呢?歐洲有大型芯片工廠,只要你們加大投資,我們就會加大購買。”

任總德國媒體圓桌紀要
2019年11月6日,深圳

任正非:歡迎你們到華為,見到你們很高興,很愿意接受你們的提問。

1、《明鏡報》Georg Fahrion:首先,非常感謝您邀請我們過來。很高興能到華為來。感謝您愿意花一個小時時間和我們交流。剛剛進來后,這兒的環境激發了我的好奇心。我的問題也和這里的環境相關。我發現一樓樓梯旁邊的走廊上,有一副很大的油畫,畫的是法國國王拿破侖的加冕禮。另外一邊則掛著一副重現滑鐵盧戰役的大幅畫像。滑鐵盧戰役意味著拿破侖帝國的滅亡。受這兩幅油畫啟發,我想問您:華為帝國是正在崛起還是已經在衰落?你們是不是正處于戰時狀態?

任正非:這兩幅畫與華為的現在沒有一點關系,純粹是藝術裝飾。《滑鐵盧戰役200周年紀念活動》的照片是我在比利時博物館看到的,覺得挺漂亮,就買來裝飾這個房子;《拿破侖加冕》這幅油畫是一位員工家屬用四年時間畫的,他準備送給我掛在家里,但是我們家太小掛不下,他就轉送給公司了。這些畫和公司的經營狀態沒有任何關系。

Georg Fahrion:在您看來,華為現在處于怎樣的狀態?因為“貿易戰”這個詞已經被反反復復提了好多次。華為是不是正處于戰時狀態?如果不是,那么您能描述一下華為現在的狀態嗎?

任正非:華為的發展與指數曲線一樣,總體是在上升的,上升中有個波折。總體來講,目前華為在健康發展。

 2、德國二臺Ulf Röller:我在華為園區看到這張圖片。這是一架在二戰時期被子彈打得千瘡百孔的戰斗機。您為什么選擇這樣一張圖片來比喻華為目前的處境?

任正非:在“實體清單”剛出來的那個時候,我偶然在網上看到了這張照片。飛機被打得渾身都是彈孔,但是還在飛,覺得華為很像這架飛機,也被打得千瘡百孔,也還在生存,還在頑強地飛行。我們在這個時期加緊補“洞”,讓華為這架“飛機”能繼續飛行,讓它安全著陸。

當前,我們把很多做未來五至十年發展研究的科學家、專家調回來,組成“還鄉團”,來殺回馬槍補“洞”。現在是為了生存,把“洞”先補好,而不是為了領先世界。現在大多數“洞”已經補好了,飛機能繼續飛行;還有一些比較重要的“洞”,需要兩、三年才能完全克服。我們匯集了幾千科學家、專家和工程師,聚集在一起努力,兩、三年以后,我們的破“飛機”可能就會變成嶄新的“飛機”了。

Ulf Röller:是誰在朝華為開槍?是美國在開槍打華為這架飛機嗎?

任正非:是的,美國政府開槍。

Ulf Röller:怎么開的槍?

任正非:實體清單,禁止我們用美國的零部件、軟件……各種方式。

3、德新社Jörn Petring:德國政府目前正在針對是否應該允許華為參與德國5G網絡建設進行討論。部分政府官員仍心存疑慮,表示可能還是不能信任華為,因為華為可能會把網絡數據交給中國政府,或者被迫這么做。對于這樣的擔憂,您如何回應?

任正非:德國在電信網絡附加的安全要點文件上,對5G技術供應商的安全提出了要求,對所有供應商都是一視同仁,我們是響應支持的。要用事實來證明供應商的安全可靠,德國政府自己進行評估,我們只是積極地接受德國的評估。

Jörn Petring:德國外長Heiko Maas近期再次表達了他的擔憂,他認為新出臺的安全要求目錄還不夠。從這個角度來看,德國這邊的討論似乎還沒有結束。目前,德國對華為還是存在很多擔憂。華為準備怎么消除這些疑慮?

任正非:還是由政治家討論去。我們作為一個技術供應商,主要責任是把商品做好。我們沒有條件也沒有能力去參加政治討論。我們相信德國議會和政府將選擇最符合德國人民利益的政策。

Jörn Petring:那您能保證華為不會把信息交給中國政府嗎?

任正非:當然可以保證。我們要與德國政府簽無后門協定,這就是我們的承諾。

 4、DVH 媒體集團Frank Sieren:您向歐洲伸出了橄欖枝,表示希望與歐洲開放合作。華為已經這么強了,為什么還要做出這種姿態?從更廣泛的層面看,西方國家對華為的未來業務發展究竟有多重要?

任正非:我們當然希望自己的商品要賣遍全世界,賣得越多,收益越好。因為我們要沖抵研發成本等,還是需要市場規模的,無論歐洲、非洲、中東……都是我們的市場空間,我們都要積極為這些地區的人們提供服務。非洲的經營比較艱難,不可能賺很多錢,但我們還是在非洲努力去服務。

我們相信德國議會和政府將選擇符合德國人民利益的政策,同時我們也相信基于事實、證據和充分討論,有利于德國做出最好的決定。如果歐洲有少數國家明確不選擇我們,也不會對這些國家有什么想法,退出這個國家的市場銷售就行了。

Frank Sieren:為什么在研發方面華為希望跟德國或者整個歐洲合作?華為在技術領域已經很強大了。

任正非:這是一個全球化開放的時代,走封閉的道路是不會成功的。比如,我們和歐洲科學家一起研究未來的產品,也支持歐洲發展自己的軟件能力、應用能力和工業能力,合作起來為智能社會做貢獻。大家是否參觀過我們的生產線?我們生產線上使用的是西門子、博世和達索的軟件,生產設備大多是德國、日本的。

Frank Sieren:用得怎么樣?

任正非:用得很好。我們加進了一些人工智能在西門子、博世、達索的軟件里,就基本實現了生產線的高效率。所以,我們是很開放的,不僅在歐洲研究我們的新產品,也要給歐洲提供服務。比如,無人駕駛、汽車智能化這方面的人工智能,華為目前是世界上最強的。我們在很多方面加大與歐洲企業合作,在汽車的智能計算可以整塊合作、切開合作、只賣芯片的合作……,與歐洲企業共同成長。所以,我們同時也在歐洲做大貢獻。

Frank Sieren:為什么華為在無人駕駛方面這么強?

任正非:因為我們一開始就是按L4標準設計芯片,所有芯片都是按這個標準設計的。歐洲、日本、中國走的同一個技術標準,美國走的是另外一個技術標準。華為的智能計算在世界上有非常高的地位,因此我們這方面就很強。

5、德國電臺Steffen Wurzel:過去幾周德國都在討論華為相關問題,不僅涉及技術細節,還包括信任以及華為總部所在地中國的法制建設的問題。不知道您是否了解,現在德國有越來越多的政治家認為中國的法治水平沒有德國的高。因此,對來自中國的公司,他們是缺乏信任的。

任正非:如果以企業所在地作為政治判斷標準的話,你能選擇誰是好朋友呢?哪里是你認為最可靠的地方呢?是美國嗎?但是美國沒有相同產品。最信任的應該是德國,如果只信任德國,那德國企業又怎么走向世界呢?每個公司都是想走向世界的,要接受世界各國客戶的挑選,接受各國政府的評價,也要聽取反對者的聲音,最后這個國家、運營商是根據自己的利益決定自己的選擇。

Steffen Wurzel:還是這個問題,您覺得中國的法治水平可以和歐洲的法治水平比肩嗎?這是德國現在討論的焦點,是在進行華為相關決策時的重要考量。

任正非:中國法制社會建設也在進步,逐漸走向法治化、市場化。如果你們覺得中國做的程度還不夠,華為的商品不能賣到你們那里去,那你們把汽車賣到法制環境不夠的國家來,不是支持這個國家的法制環境不夠嗎?

我們要在一起積極溝通、交流和磋商,從而促進雙方的共同進步。作為一個企業,最重要是遵守所在國的法律要求。

Steffen Wurzel:如果最后德國政府的決策并不符合華為的利益,華為會考慮從德國撤出投資嗎?

任正非:投資不會撤出,投資與銷售無關。如果你們說我們的產品不合符要求,你們不買,我們可以不賣。我們不會感情用事的。比如,加拿大政府受美國委托,扣留了我的家人,我并沒有因此去恨加拿大,因此縮小對加拿大的投資。我們今年在加拿大的投資還是很大的,今年還增加了200多名科學家和專家,我們支持加拿大把自己變成像硅谷一樣的創新中心。因為加拿大人和美國人主要都來自同一個民族,生活習慣相同,隔得又很近,很容易吸引一些朋友來參加創新。同時,有許多科學家拿不到美國簽證,許多國際會議,可以轉去加拿大開,開多了,創新就沸騰了。我們把個人恩怨和公司發展是分開的。

如果德國不選我們,并不影響我們在德國前進的步伐。你看看,我們最近在松山湖建100萬平方米新的工業區廠房,大規模購買日本和德國的工業設備,裝備滿足明年的生產規模。如果我們不考慮自己的利益,只考慮一種政治上的企圖,這樣做太幼稚了。

從我個人的技術性判斷來說,德國是非常需要我們的,因為人工智能對德國工業4.0極其重要,而德國精密制造業需要低時延、大帶寬的傳送系統來支撐。因為我們做得最好,客戶明白要選擇我們。

DVH 媒體集團Frank Sieren:但是你們不該從日本購買工業設備,別的地方可能可以提供更優惠的價格。

任正非:那不見得,日本公司也是我們的戰略伙伴,為什么不買呢?日本的管理和德國的管理是不同的,德國人很自信,產品生產到最后才檢測;日本人太小心,每一個過程都檢測。所以,我們在德國魏爾海姆和日本船橋分別建了工廠,把德國和日本的優勢結合起來,這樣我們就能生產出高質量的產品。客戶不買?不可能。關鍵我們還沒有這么多產品賣,我們在動員中國客戶能否少買一些,讓我們先供應外國客戶。大家知道,新產品擴充生產線是需要一個過程的。

Frank Sieren:怎么說服他們少買點?這很難吧。

任正非:說服也是很難的,但沒辦法,我們實在供應不過來。再過幾天就是雙十一,也就是中國的購物節,我建議終端公司能否少賺一些錢,因為今年公司利潤太多了。終端CEO答應了,但是供應鏈不答應,說“我們總共為購物節準備了1000萬臺,如果降價以后,可能會大大擴大需求,交不了貨的話,等于開了空頭支票。”

Frank Sieren:這是個大問題。

6、《日報》Fabian Kretschmer:最近特朗普政府釋放了一些積極信號,試圖讓貿易戰降級,并邁出了與中國達成階段性貿易協議的第一步。任先生,如果這項協議能達成,您對此有什么期望?這能幫助修補華為這架飛機上的洞嗎?

任正非:因為我們在美國沒有銷售,所以中美貿易談判與我們沒有關系,我也沒有關注這方面的新聞,這一點無法回答你。

第二,我們已經不需要美國就能自己解決供應問題,美國繼續保留實體清單,我們也能生存得很好。不知道你們在參觀我們的展廳時是否有拍照?美聯社參觀展廳時,我們允許他們對每塊電路板都拍照,上面已經沒有美國的芯片和零部件了。美國實體清單傷害的是美國公司,而不是我們,美國政府愛撤銷就撤銷,不愛撤銷就不撤銷,只需要考慮美國公司的利益,不需要幫我們考慮。

7、德國電臺Steffen Wurzel:您女兒現在在溫哥華怎么樣?你們多長時間電話交流一次?

任正非:我們通電話次數很少。她媽媽在陪她,她的生活總體還是好的,她的精神狀況還是堅強的,我相信她能渡過這場考驗。

8、德國電臺Steffen Wurzel:您肯定跟歐洲有特殊的關系。我們現在所處的環境全是歐式的,我們喝茶的瓷器也產自德國。中國也有很多很好的瓷器,您為什么喜歡歐洲的呢?

任正非:還有葡萄酒杯也是德國的,硬質刀叉也是德國的。我曾經說過,如果德國沒有勞動法,世界上所有的刀叉可能全是德國造。人工智能的使用,會讓德國擺脫勞動法的羈絆,產生井噴式的發展。 

9、《明鏡報》Georg Fahrion:您是一個很幽默的人,但我還是想問一個嚴肅一點的問題。您剛才也提到,華為在供應方面面臨問題。從銷售的角度看,美國對華為來說并不是一個重要市場。但從采購的角度看,美國卻是華為的一個重要市場。華為打算如何克服當前面臨的采購困難,特別是Google、安卓這方面的困難?

任正非:我肯定地回答你,在沒有美國供應的情況下,我們也能繼續高速發展。但是,我們永遠愿意與美國公司合作,永遠擁抱全球化,我們不會走封閉的自主創新、自力更生的道路。

10、《明鏡報》Georg Fahrion:再過14天華為有可能就用不了Google的產品了,包括Google應用商店等。這個問題怎么解決?我知道華為正在開發自己的操作系統,但這是一個巨大的系統工程,需要時間,華為計劃怎么克服短期困難呢?

任正非:這個問題到11月20號再看,歡迎你20號再來訪問一次。

11、德國二臺Ulf Röller:我想問個關于您個人的問題。這次采訪前我也讀了一些關于您的介紹,我覺得您的個人發展其實很好地體現了中國的崛起。您小時候家境平平,吃不飽肚子,沒有多少錢,但是您現在坐在這里,是個真正的成功人士。這從很多方面看都很像中國不斷崛起、成為超級大國的歷程。我們再來看看歐洲。您剛才說華為的很多產品非常好,其他公司做不出來,而且這些產品都非常重要。您剛才提到,這里的很多餐具、刀叉都來自德國,還有博物館的很多文化展品也來自歐洲國家,但是這里卻沒有來自歐洲的高科技產品。以德國和歐洲為例,您覺得跟中國相比,歐洲是不是在走下坡路,而中國是不是正在不斷崛起成為超級大國?

任正非:歐洲提供的高科技,可能你用肉眼是看不見的。華為的人力資源系統管理使用SAP的軟件,產品的設計、生產、供應整個體系用的是西門子、博世、達索的軟件,我們還是用了非常多歐洲先進的高科技產品。我們設備中所含有的很多數學、物理、化學、美學……也是來自于法國、德國、意大利……,應該說我們用了非常多的歐洲先進科技。

歐洲現在應該改變一些商業規則,敢于把東西賣給中國。歐洲和中國會打仗嗎?既然不會打仗,為什么還延續過去經濟封鎖的規則來進行呢?美國不賣這個東西,正是歐洲大發展的好機會,為什么不趁機填補美國的空白呢?明明我們大規模需要芯片產品,歐洲為什么不大規模投資先進的芯片制造業呢?有錢為什么不賺呢?歐洲有大型芯片工廠,只要你們加大投資,我們就會加大購買。當然,來自美國的投資要少一些,如果超過25%,美國就要限制你們的銷售了。如果你們不需要中國的投資,可以吸收中東投資。

大家知道,社會信息化的速度越來越快,現在是供應能力跟不上。歐洲的英飛凌恩智浦意法半導體等很多基礎性產業要加大投資買設備,芯片設備也是歐洲生產的。你可以說服他們投資,如果他們沒錢建廠,我們可以預付貨款,支持他們發展。機會很難得,一定要趁機盡快發展,如果錯失這個機會,就追不上了。

12、DVH 媒體集團Frank Sieren:在您看來西方企業和中國企業的區別在哪?是否存在區別?

任正非:西方企業更優秀。“德國”、“瑞士”這個名字意味著什么?意味著高質量。中國企業還不具有這樣的品牌影響力。

Frank Sieren:除了華為。

任正非:華為還沒有達到這樣的水平。

13、《明鏡報》Georg Fahrion:10月中旬時華為發布了前9個月的財務數據,收入增長近25%。考慮到現在的全球經濟環境,這個增長是怎么實現的?

任正非:我們在10月份的增長率已經降到17%。今年之所以增長,可能是所有員工都感到了生存危機,努力劃船,把收入和利潤都劃多了。

14、德國二臺Ulf Röller:到了中國后,我才了解到華為被中國人民視為國家的驕傲。越來越多的中國人現在選擇購買華為手機,希望能幫助華為渡過貿易戰的困難時期。我的問題是,如果德國做出了政治決策,不讓華為參與其5G建設,德國的汽車和其他產業在中國會不會受到反制?中國政府在此之前也做過這樣的事情,大家對此會作何反應?

任正非:第一,我已經批評了公司內部,不要過度消費國人對我們的熱情,我們要堅持以客戶為中心,把客戶體驗、客戶感知放在第一位。第二,會不會對德國和日本的汽車產生一種心理上的反應?事實證明,中國遍地還是德國車和日本車。

給作者點贊
0 VS 0
寫得不太好

版權說明:C114刊載的內容,凡注明來源為“C114通信網”或“C114原創”皆屬C114版權所有,未經允許禁止轉載、摘編,違者必究。對于經過授權可以轉載我方內容的單位,也必須保持轉載文章、圖像、音視頻的完整性,并完整標注作者信息和本站來源。編譯類文章僅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證實其描述或贊同其觀點;翻譯質量問題請指正

熱門文章
    最新視頻
    為您推薦

      C114簡介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手機版

      Copyright©1999-2019 c114 All Rights Reserved | 滬ICP備12002291號

      C114 通信網 版權所有 舉報電話:021-54451141

      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